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21章 第 121 章(1/2)
小祭司的暴君饲养日记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萨尔狄斯王子有宠侍了!

  这个消息如同龙卷风一般在短短半天的时间里就席卷了整个城主府。

  那位从来到舒尔特城至今一直都是单身一人, 不近女色不近男色,过着让众人都难以理解的禁欲生活的王子殿下居然有宠侍了!

  要知道,这么长的时间, 不止一人给王子送过人,或是光明正大或是暗戳戳的,但是没一个人成功过。

  甚至于, 那些都已经送到了房间里只需要直接享用的美人,都被萨尔狄斯毫不客气地丢了出来。

  因此, 有一些人偷偷在暗地里嘀咕着,萨尔狄斯殿下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但是现在, 这个谣言已不攻自破。

  毕竟,咳, 一个晚上。

  当夜在殿下住所外面值守的卫兵全部都亲眼所见。

  如此看来,殿下还是, 咳咳, 很厉害的。

  …………

  城主府里,下午时分,一名将领拿着一叠羊皮纸快步走进政事房里。

  他已经将这次出征中所消耗的粮草、物资以及胜后的战利品都统计了出来,所以来向萨尔狄斯殿下汇报。

  因为走得急,他的步子就重了一些。

  刚进门,他一抬头, 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见已经站在里面的一位同僚冲他比了个轻一些的手势。

  轻一些?

  为什么?

  他正纳闷着,一抬头就吓了一跳。

  萨尔狄斯殿下和往常一样, 坐在上方的桌案后处理政事。

  但是和以往不一样的是, 他身边多了一个人。

  一名少年坐在他旁边。

  少年闭着眼, 脸上戴着面纱, 让人看不清容貌。

  让这位将领吃了一惊的是,这个少年是侧身靠在萨尔狄斯殿下身上的,而且头还靠在殿下的肩上。

  他们这些下属都知道,萨尔狄斯殿下有一种特殊的‘洁癖’。

  只要有人稍微靠近他一些,他就会感到不快。

  更别说让别人碰触自己了。

  通常试图靠他太近的人都是被他一掌拍开,甚至是一脚踹开。

  他们这些下属被踹了几次,就懂得了如何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除了战斗和杀人,他们极少看见殿下和他人碰触的情景。

  而如今,那个不喜和他人接触的殿下居然就这样让一个少年靠在自己身上打瞌睡。

  这场景将刚刚进来的将领惊得呆在原地,半晌没回过神来。

  呆了好一会儿之后,他用茫然的眼神看向比他先来这里的同僚。

  那位同僚耸了耸肩,同样用眼神表示,他也不知道具体情况。

  他只是听说了殿下新收了一名宠侍的八卦,本以为是无稽之谈,毕竟以殿下那种对人的特殊‘洁癖’,根本不可能和谁有肌肤之亲。

  不过现在看来……传言未必是假的。

  政事房里还有其他人,但是无论端茶送水的侍女,还是来回传递文件的侍从都是轻手轻脚的,尽可能不发出一点声音。

  这让房间里前所未有的安静。

  很显然,这种安静是为了不吵醒那位正在打瞌睡的少年。

  “拿过来。”

  萨尔狄斯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声音很低,也很轻,但是在这个安静的房间里就很清晰。

  这名将领猛地回过神来,赶紧上前,将手中那一叠羊皮纸文书呈送上去。

  萨尔狄斯伸手去接。

  自然,他的身体微微向前动了一点。

  偏生就在这个时候,靠在他肩上小憩着的少年也动了下头。

  于是,少年的上半身往前微微一倾,眼看脑袋就要向前滑下来。

  将领瞪大眼看着萨尔狄斯殿下猛地收回手,将向前倾下来的少年搂住。

  他看见殿下一手搂着人,皱起了眉。

  他正心想着果然还是那个讨厌和人接触的殿下没错的时候,下一秒,他的眼再度猛地瞪大。

  他看见萨尔狄斯殿下在皱眉思索了一下之后,将那个少年抱起来——没错,抱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膝上——圈在自己的双臂之间——

  这名将领就这样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家殿下一只手搂着侧身坐在他腿上的少年,让少年靠在他胸前,头也歪在他颈窝里。

  别说接触……这根本就是已经黏在一起了吧?

  大概是被萨尔狄斯的动作吵醒,少年微微动了一下,半睁开眼,似醒非醒,低低地咕哝了一句。

  “完了吗……可以走了吗?”

  萨尔狄斯低头,目光柔软。

  “马上就好,你再睡一会儿。”

  他的声音温柔得像是在哄孩子一般。

  少年细长的睫毛轻轻眨了下,歪了歪头,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然后再一次闭上了眼。

  萨尔狄斯笑了一下,低头,用鼻尖亲昵地蹭了蹭少年柔软的额发。

  然后,他才继续抬头,在桌案上的文书上写下批示。

  不知为什么,每过一段时间,他就会低头看一眼怀中沉睡的少年,像是在确认着什么。

  他的左臂,始终紧紧地搂着怀中的少年。

  政事房里寂静无声。

  下方,两位将领您看看我,我看看你,两眼茫然。

  …………

  一天过去,傍晚时分,萨尔狄斯说有事要离开一会儿。

  在萨尔狄斯紧迫黏人之下总算有了一点空隙时间的弥亚关上房门,长长地吐了口气。

  萨尔狄斯白日去政事房,他本不想去的,但是硬是被拽了过去。

  虽然一下午他根本没做什么事,甚至还打了个瞌睡,但是还是觉得好累。

  心好累。

  虽然带着面纱,旁人看不到他的脸,但是那些或是好奇或是错愕或是探究地看过来的目光实在是让他浑身不自在。

  “所谓的过河拆桥、忘恩负义就是说你这样的家伙。”

  弥亚刚长叹一口气,一个轻佻的声音就从后面传了过来。

  他一转头,就看到红发青年轻巧地从窗台上跳下来,站在房间中。

  “小伊赛亚,你可真让我伤心。”

  他对弥亚摊开手。

  “我在牢房里等了你好久,就等着你身穿盔甲手持长剑身披万丈光辉如神灵降临一般,将我从黑暗的地牢中拯救出去。”

  “我苦苦等了你两天——”

  “我才不费那种力气,你自己又不是出不来。看,现在不仅出来了,还又这么轻松就潜入王子的住处。”

  弥亚微微一笑,才不理会卖惨的某人。

  好歹是举世闻名的千面怪盗,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弥亚猜都猜得到,希迪尔肯定是故意被抓的,就是闲着没事逗着人玩。

  所以他也懒得去捞人,反正希迪尔在牢中等得不耐烦了,就会自己出来找他。

  “我也正等着你呢。”他说,“希迪尔,带我出去一趟。”

  希迪尔挑了下眉,没说话,心里已经猜到弥亚要出去做什么。

  “对了,那些剩下的白金币,上次交给你保管了的,现在还给我。”

  “……啧。”

  趁着萨尔狄斯外出的空隙,弥亚留了张纸条,然后跟着希迪尔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城主府。

  由于常年战争的缘故,舒尔特城的人口和这座城市庞大的面积并不相称,属于地广人稀的典型。

  但是现在走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