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20章 第 120 章(1/2)
掰正暴君后我死遁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夜过去, 直到天明。

  萨尔狄斯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他坐起身来,一手按着隐隐作痛的头, 窗外明晃晃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

  他的意识还有些恍惚,眼神没了平日里的锐利, 有些朦胧。

  他已经许久不曾像现在这样,一觉睡到日上三竿。

  很多个漆黑的夜里,他从梦中惊醒, 一次又一次。

  他的梦境就如同他的睡眠一般, 总是支离破碎。

  他其实失眠得很厉害,睡眠极度不足,越来越强烈的疲乏感一点点地在他身体中蔓延。

  萨尔狄斯不是不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只是他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梦境。

  或者该说,他是心甘情愿一次又一次重复地做着那个噩梦, 哪怕一次次从梦中惊醒。

  至少……他还能从噩梦中看到弥亚。

  如同饮鸩止渴一般。

  他偶尔听到别人说, 喝醉了,就能梦到自己想要的梦。

  所以他在昨晚的宴会上喝了很多很多的酒,最后终于成功地让自己醉掉。

  然后……

  萨尔狄斯看着自己的手, 他的右手手腕上戴着一根金丝绞线编织的手绳,湛蓝的海蓝宝石系在其上,宝石的中心透亮得仿佛流淌着的流光, 光滑的金丝流苏从他手腕滑落。

  他的手轻轻地握上, 又松开。

  掌心中,仿佛还残留着少年的体温。

  那梦境是如此的真实。

  梦中的弥亚是如此的真实, 仿佛昨晚真的就在他的怀中和他一起沉沉睡去。

  那种让他感到无比安心的熟悉气息环绕着他……

  越是真实, 醒后才越是让人怅然若失。

  从梦中醒来, 他仍是孤身一人。

  萨尔狄斯坐在床上, 怔怔地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绳。

  异色的眼眸中像是被浓郁的雾气笼罩着一般,尽是暗色,尽是阴影,而那阴影深处所掩埋着的,皆是落寞。

  他抬起手,和以前很多次一样,亲吻了一下那颗湛蓝色的宝石。

  他温柔地吻着宝石,就像是在亲吻他所失去的那个少年湛蓝的眼眸。

  “弥亚……”

  低低的呢喃声带着极尽的温柔,还有一抹掩不住的疼痛。

  “嗯?叫我干嘛?”

  正好推门而进的少年顺口应道。

  萨尔狄斯“………………”

  他一脸呆滞地看着推门进来的弥亚,脑子短暂性地停止了运转。

  因为呆住,他还保持着亲吻手腕上海蓝宝石的姿势。

  端着一碗汤站在门口的弥亚一眼看到那颗宝石,不由得一怔。

  那是……当初萨尔狄斯送给他的耳饰。

  他昨晚一时没注意到。

  他恢复记忆后,还以为耳饰已经掉进海里找不回来了,没想到原来是在萨尔狄斯手中。

  “我见你睡得很香,就没叫醒你,自己先去吃早餐了。”

  弥亚走过去,顺手将那碗汤放在床边的桌柜上。

  “不过你昨晚喝那么多,估计一大早也吃不进去东西。”他弯下腰,笑眯眯地对萨尔狄斯说,“先喝点汤吧。”

  看着近在眼前的少年的笑脸,萨尔狄斯觉得自己脑子此刻茫茫然然。

  等等,自己这是还在梦里?

  还没醒?

  还在继续做梦?

  可是这个梦……好真实,真实得简直就像是……现实……

  刚睡醒的萨尔狄斯一头金色长发凌乱地散着,头顶上还顶着一撮竖着的呆毛。

  他坐在床上,一脸呆呆的,睁着一双眼茫然地看着弥亚。

  就像是一头刚睡醒的大狮子,迷迷糊糊中,彻底没了往日里威严凶猛的模样,那种反差感莫名让人觉得有点可爱。

  至少弥亚看着呆呆的萨尔狄斯是这么觉得。

  弥亚笑嘻嘻地伸手,撸了一把萨尔狄斯翘起来的金毛。

  只是,他刚撸了一下,手就被萨尔狄斯一把抓住。

  萨尔狄斯左手紧紧地抓着弥亚的手,温热的触感从掌心中传来。

  他向弥亚伸出右手。

  他伸过去的手的动作是极慢的,带着深深的迟疑和不安。

  那伸过去的指尖在即将碰触到弥亚的颊时停了下来。

  萨尔狄斯的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弥亚,手指就停在弥亚颊边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他不敢。

  如果他伸过去,碰到的却只是一场空的话……

  如果这是假的,他只想在这一刻多停留一下,哪怕只多一秒也好。

  萨尔狄斯贪婪地看着眼前的少年,怎么都看不够。

  他心里却忍不住在苦笑。

  他想,他从不知道自己竟是如此怯懦的人。

  弥亚看着停住不动的萨尔狄斯,突然头一偏,主动将自己的脸贴到萨尔狄斯的手上。

  他清楚地感觉到,萨尔狄斯的指尖在碰触到自己时猛地颤了一下。

  看着萨尔狄斯难以置信的眼神,弥亚笑了起来。

  “看,碰得到,我是真的吧?”

  少年的笑脸就像是他身后照过来的阳光那般明亮。

  “还是说需要我掐你一下,才能让你知道自己不是在梦里?”

  碰得到……

  无比真实的肌肤的触感……

  还有那种温度……

  萨尔狄斯呆滞了许久的脑子终于再一次运转了起来。

  等等,那,他刚才亲吻宝石的一幕被看到了?

  与此同时,昨晚醉酒后的记忆也一一在他脑海中复苏。

  被他的下属送过来的赤身的‘少女’……

  他以为是做梦梦到的弥亚隐隐约约传来的声音……

  ……

  ‘你凶我’。

  ‘你为了别人凶我’。

  ……他主动用脸去蹭弥亚的手……搂着弥亚的腰一声声的撒娇……

  以及,以祈求的声音说出的……

  ‘我好想,见你。’

  ……

  …………

  ………………

  轰!

  萨尔狄斯的脸轰的一下炸开了。

  形象尽毁的大狮子整个人轰的一下炸开了。

  “萨狄,你先……”

  弥亚一句话还没说完,突然宽大的被子在他眼前飞了起来。

  下一秒,萨尔狄斯在他眼前消失了。

  大床上,只剩下一个大包。

  某人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大包包。

  弥亚错愕了一瞬之后,看着眼前那个莫名让他觉得眼熟的鼓鼓囊囊的大包,忍不住笑出声来。

  还是老样子。

  一点都没变。

  他一边笑,一边爬上床,伸手去拍那个软软的大圆球。

  “没关系,萨狄,昨晚只有我在,没有其他人看到。”

  裹成一团的大圆球静静的,一动不动。

  “真的没关系。”

  弥亚又拍拍它。

  它还是不动。

&e
为您推荐